3522vipcom

烽火汉阳城

2020-03-18 09:22:44 来源: 大武夷资讯网 编辑:王德仁

闽北浦城,仙阳镇原有一古城,这就是赫然列入司马迁《史记》中的闽中第一城——汉阳城。

遥视汉阳城,那是历史上一座弥漫硝烟,战火纷飞的古邑。江淹诗《迁阳亭》曰:“擥泪访亭候。兹地乃闽城。万古通汉使。千载连吴兵……”汉阳城,筑在仙阳镇北郊管九村溪东大王土旁山,旧县志标有“汉阳城故址”,所以仙阳,又别称汉阳。

仙阳旧邑,曾是西汉王朝与闽越王的战场。据《读史方志舆纪要》载:“汉阳城在浦城县北。”查寻《史记·东越列传》谓汉武帝平定闽越时,“越衍候吴阳,以真邑七百人反攻越军于汉阳。”东越王馀善为了拒汉代图大志,曾在闽北筑六城,崇安、建阳、邵武各一城,南浦有三城,即临江锦城、临浦城与汉阳城。建安六年闽越王郢发兵攻南越,南越王求救汉王朝。郢也依地势抗拒,郢弟馀善见汉军势强大遂杀郢降汉。汉武帝却封无诸孙繇君丑为王;馀善不满,自立为王,武帝为权宜之计,封善为东越王。元鼎五年,南越反汉,馀善一面答应汉代派兵八千助攻南越,一面又暗中与南越保持联系。元封元年,汉灭南越趁势攻闽越,武帝兵前遣命其“归谕馀善,馀善弗听。”东越王妄图六城之力,仗汉阳之险拒汉。城破兵败,一代枭雄闽越王馀善退守锦城被部将所杀,其他五城也被攻破。汉武帝认为“闽越悍,数反复,诏军吏皆将其民迁江淮间。”临浦为都治的东越国从此消亡。正是这次汉代与闽越之战,浦城的古汉阳被司马迁如实记入《史记》。

仙阳古寨,有着黄巢入闽屯兵的要地。镇东北三公里有座百向山,百向山又叫八面山。史志记载“山有八面,形势秀丽,因名。”山上至今尚存黄巢寨遗址。唐乾符六年,黄巢率十万起义大军南下3522vipcom,进入浙江衢州后先派兵扩通仙霞旧道。《新唐书》记载:“因刊山开道七百里,直趋建州……巢入闽,时六年三月也。”大军入关到仙阳,浦城县尉文昭在仙阳领兵对抗,一直坚持到血战而死。农民起义军由于二攻长安,未建根据地立足,转战江南数省到浦城已疲累不堪。为了休整再南下,黄巢驻军于百向山,构筑前后两寨,寨之间留有一大片开阔地,作为演兵场。至今,大家尚清晰看到一寨尚存寨门与插旗石,寨门石砌,门里外均有石阶。传说黄巢兵下建州、福州后又回师浦城,后战死在仙霞关。浦城仙阳的黄巢寨尚在,人去寨空,只是留下一代枭雄的冲天长啸。

仙阳渔梁,还是韩世忠伏兵破敌的胜地。南宋建炎三年,奸臣统制官苗傅与军事将领刘正彦在杭州发动兵变,逼迫宋高宗赵构下台。苗、刘兵变失败退临安,不久从浙西退入浦城境内,占据仙阳渔梁一带顽抗。朝廷派宋御前左军都统制、浙西制置使韩世忠,从浙江衢州和江西信州(现上饶市)提调两路军入闽讨征。五月,宋兵追至仙阳渔梁,见叛军企图以南北两面山“夹溪而屯,据险而伏”。 韩世忠一边以渔梁山南据高临下,在枞林布下疑兵;一边派军中骁将李忠信、赵竭节、马彦博趁夜色突袭刘、傅。不料刘、傅依地势有防备,宋兵偷袭不利,三将阵亡,反被叛军趁势杀至中军。逆境下的韩世忠,毫无惧色,命兵挑灯,挺矛上战马,领精兵奋勇反击。其夫人梁红玉披褂亲自上阵擂战鼓助威,世忠反败为胜大破叛军。一度威胁南宋王朝的兵变被平息。而今,人游此地听到风呜松涛声,如鸣金击鼓之音。

明末清军入闽战仙阳。崇祯十七年(1644)入关的清军攻下北平,明代亡。而闽北,明唐王朱聿键于清顺治二年(1645)领旧僚入仙霞进浦城,封崇祯十六年进士、二十二岁的郑为虹为浦城知县。郑为虹,字天玉,扬州人,南明隆武年间任过湖广道御史,后监军建宁府。当时,明3522vipcom都督同知郑芝龙到浦城有重兵把守在仙霞关。明唐王同年八月封到浦城勤王的镇江总兵郑鸿逵为定武侯,令其以大元帅名义出师浙东,鸿逵胆怯驻仙阳,借口筹粮,不敢前进。顺治三年,对南明代怀异心的郑芝龙,撤走全部守关兵将。怕死的郑鸿逵,见此情也逃之夭夭。只有浦城知县郑为虹率领少数当地兵丁,奋勇迎战仙阳。清征南大将军贝勒博洛领军从仙霞关长驱直下仙阳。动员百姓撤走后的郑为虹,独守空城,被俘后夺敌刀自尽。在清兵攻城前,年轻的知县早已作《丙成浦城书怀》诗明志,诗中曰:“报国惟文真已矣,许人以死敢忘之。绿波南浦销魂地,偏我流传绝命词”。至今,后人扼腕叹息:“嗟呼,郑氏三人,二武将不及一弱冠书生矣。”

从汉阳城到仙阳镇,自古至今,谁又能数清这里发生了多少次血雨腥风的战斗?2007年1月3日,3522vipcom闽越王城博物馆的考古人员在浦城县仙阳镇管九村土墩墓群考古挖掘中,发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一批青铜器,有青铜剑、青铜箭头、青铜矛等,其九把青铜剑,至今寒光闪闪,无比锋利,这些武器说明商周时期仙阳就有驻兵守关,就发生过军事之争……汉阳烽烟,可谓悠远。

[责任编辑:陈雨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